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美国环保局局长因丑闻辞职,舆论认为他“做了可怕的事”
2020-03-19

在位近 17 个月后,致力于削弱自己挂帅的美国环保局(EPA)监管能力的斯科特·普鲁伊特(Scott Pruitt),终于辞职了。

7 月 5 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了普鲁伊特辞职的消息。据说辞职消息被公布后,环保局里传出了欢呼声,而众多主流媒体则纷纷发表评论,历数普鲁伊特的连串丑闻,以及他对美国环境政策大倒退的贡献。他在其中被称为“骗子”、“恶棍”、“一场灾难”,将他在环保局的就职经历称作“骇人听闻的统治”,说他做了“可怕的工作”。

普鲁伊特在 2017 年 2 月被刚就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任命为环保局长。在此之前,他是俄克拉何马州司法部长。他当时做的最出名的事情是曾 14 次起诉美国环保局,试图迫使其放宽环境监管政策。因此,当敌视环保局的普鲁伊特被任命为新环保局长的时候,人们意识到,这就是特朗普要用来捣毁环保局的黑骑士。

事实也的确如此。普鲁伊特上任后,毫不手软地反对环保局自身的使命,推行了环保局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监管倒退。他取消、拖延或阻挡了多个奥巴马时期的环境法规,支持白宫对环保部预算的大幅削减,从环保局顾问委员会里清除科学家,代之以产业界代表。

在他打压的监管政策中,其中一些旨在遏制工业界对气候变化的贡献。他本人就是一个气候变化否认者,曾在 2017 年公开质疑认为人类活动导致气候变化的科学依据。就任环保局长期间,他曾指使下属夸大有关气候变化成因的不确定性,并组织对气候变化的科学依据进行重新评估。

尽管在破坏自己挂帅的机构方面功勋卓著,也引起了广泛的抗议,但是他的下台却并不直接因为这个,而是因为他频频爆出职业伦理丑闻——假公济私、滥用公帑、不避利益冲突、隐匿公务活动,以至于到最后,特朗普都对他失去了耐心。

他曾以低廉价格租用一个能源产业说客的妻子在华盛顿的公寓、接受另一位说客的安排前往摩洛哥而目的不明。他让助手给他制作阴阳行事历,一份公开,一份隐匿,后者的内容包括在罗马会见一名否认气候变化的主教。在一些可能引起争议的会晤——特别是与具有利益冲突的产业界人士的会晤——发生后,他曾要求助手删除相关记录。当一名助理质疑这种做法的合法性的时候,遭到了他的解雇。

他喜欢坐头等舱超标准旅行,在位第一年机票费超过了 10 万美元,他曾让助理给他寻找公务理由,好方便他用公款出行。

人们发现普鲁伊特觉得自己太重要了,以至于花了太多的钱来保证自己的安全。其中包括超额支出给自己办公室添置了一个隔音电话棚来保护隐私,斥巨资购置了一辆防弹车,并雇佣了一支 19 人的全天候安保小分队,为此一年耗费了纳税人 350 万美元。而后来媒体发现,他曾派遣这支小分队为他去干洗店取衣服,在市面上寻找一种他所心仪的护肤产品。

多名助理在近期接受调查时透露,他们如同普鲁伊特的私人仆从,需要为他照料私人事务,除了护肤产品,他们还为他找过二手床垫,为他妻子找过工作。

在丑闻迭出之后,即便共和党成员也开始对普鲁伊特的不满,乃至进行公开抨击。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在今年 3 月底要求特朗普解雇他,4 月上旬,众议院监督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 Trey Gowdy 启动了对他的调查,其中对他助理的访谈成为促成他倒台的“最后的稻草”。

面对指控,普鲁伊特的态度一度是指责自己的手下,或称这份工作需要一个“学习过程”,在辞职信中,他将指控称作对他本人和家人的攻击。在 4 月下旬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关于他的伦理问题的聆讯上,他称对他的指控是为了“颠覆总统的工作议程”。这种把自己塑造为特朗普忠实仆从的语言,也出现在他的辞职信中。

尽管普鲁伊特发布了辞职信,特朗普依然盛赞其贡献,但至少《纽约时报》仍然认为普鲁伊特是被“逐出”(forced out)的,成为特朗普就任以来第 5 名被“逐出”和第 8 名离职的内阁成员,以及第 34 名离职的主要官员,成为特朗普政府混乱局面的最新注脚。

但是在普鲁伊特走后,美国环保局却未必会重振旗鼓,因为特朗普宣布的代理局长 Andrew Wheeler 曾是一名煤炭业说客,很可能仍将从环保局内为产业界争取污染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