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北“腥牛羊”,南“鲜鱼蟹”:漫谈魏晋时期饮食文化的交流与融合
2020-06-17

魏晋南北朝时期是我国历史上文化交流与融合非常集中的一个时期,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魏晋南北朝时期战乱频仍,汉族政权与少数民族政权进行了长时间的战争,这种战争一方面导致了大量原本居住在边境之外的少数民族进入了中原,带来了少数民族的文化,另一方面则导致了大量原本居住在北方地区的汉族居民开始向南进行迁徙。

这两种大规模的迁徙结合在一起,造就了我国古代历史上空前的人口迁徙浪潮,如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陈寅恪所说:魏晋南北朝三百年来的大变动,即由人口迁徙问题引起。人口的徙动为魏晋南北朝三百年来之大事。而这种空前的人口迁徙也造成了文化的大交融,少数民族与汉民族文化的交流、北方文化与南方文化的交流,都造成了文化的交流与融合。

而在组成文化的诸多成分之中,饮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所谓民以食为天,饮食既是保障每个人生活的必要活动,同时也是承载文化的一个绝佳载体。通过分析魏晋南北朝时期饮食文化的交流与融合,我们不仅可以看到饮食文化是如何交融在一起的,还可以以小见大,看到魏晋南北朝时期文化交融的一些特点。

少数民族对于西晋的政府以及随后长期的南北朝对立的局面,使得大量的原本居住在塞外的少数民族进入中原的北方地区,并且带来了大量的少数民族风俗习惯和文化。少数民族与汉族之间的文化是在相互碰撞的同时相互融合的,双方的文化都有相当多的优点,因此,在漫长的历史时期中,这种文化之间的交流与融合便成为了当时的主流。

而饮食文化也是一样,在进行这种交流与融合之前,汉族的饮食文化与少数民族的是有一些区别的,比如,汉族的饮食中由粮食制作而成的米和面是重要的营养来源,也是日常饮食中的主食,但在少数民族的饮食中则基本难以见到米和面的身影。相反,在少数民族的饮食中,牛羊肉和奶类占据了重要的地位,而这些食物原本在汉族聚居的中原地区是比较少见的,主要是由少数民族传入的。

这两种不同的饮食文化在交流之后,便开始了互相的融合,虽然少数民族和汉族都不会完全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而采纳对方的饮食习惯,但融合是随处可见的,在少数民族的饮食中我们发现了汉族饮食传统的影子,在汉族的饮食中也出现了很多少数民族饮食的因素。

具体来说,当时的许多少数民族饮食中都加入了米和面作为主食,在《齐民要术》一书中就记载了在少数民族所制作的以牛羊肉或野味为主要原料的菜肴中,都可以见到米和面的身影,这在少数民族进入中原之前是比较少见的。

另外,我们还可以在史料记载中看到,少数民族在制作牛羊肉时开始加入酒来进行烹饪,对于烹饪比较熟悉的读者们应该知道,加入酒是可以去除肉类的气味的,这种方法原来主要是在汉族的饮食中存在,但在魏晋南北朝时期,我们可以看到少数民族在烹饪时也开始采用这种办法,想必也是从汉族饮食中借鉴过去的。同样地,少数民族的饮食也影响到了汉族的饮食传统,其中,胡饼和奶类制品是影响最大的。

在少数民族进入中原之前,汉族百姓是比较少食用这两类食物的,但是在魏晋南北朝之后,我们在史书中便可以看到大量的关于汉族百姓使用胡饼和奶类制品的记载,从王公大臣到平民百姓基本都接受了这种饮食。比如,《洛阳迦南记》中有这样的记载:

肃初入国,不食羊肉及酪浆,常饭鲫鱼羹,渴饮茗汁……经数年后,肃与高祖殿会,食羊肉酪粥甚多。

宋公至长安,得姚泓时故太官丞程季者,了了人也。公曰:'今日之食,何者最先?'季曰:'仲秋御景,离蝉欲静,燮燮晓风,凄凄夜冷。臣当此景,唯能吃饼'。

原本不吃羊肉和奶制品的人慢慢地也喜爱上了食用羊肉和奶制品,胡饼也成为了当时人们首选的主食之一。由此便可看出,少数民族的饮食对于汉族百姓的影响是很深的。

魏晋南北朝时期,除了大量少数民族进行中原地区之外,大量的北方移民也由于战乱来到了南方地区。《晋书》中有这样的记载:京洛倾覆,中州士女避乱江左者十六七。这也就是说,在当时有超过60%的原本居住在中原地区的汉族百姓因避乱来到了南方。这样大规模的移民自然就带来了北方地区的饮食和风俗习惯,南北之间自然也就进行了饮食文化上的交流和融合。

南稻北粟一直以来是我国传统农业的分布格局,这种分布据说最早在先秦时期便已形成。但是这种分布并非泾渭分明的,粟、麦等作物同样可以在南方种植,稻米也同样可以在北方种植,只是数量相对较少而已。正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大量的北方移民将北方的这些传统作物移植到了南方,其中就包括了常见的麦、粟、麻等等,这些作物开始在南方地区大范围地进行种植。

与此相关的,北方的饮食习惯也开始对南方产生影响。南方人平日里比较喜爱稻米,而北方人则比较喜欢吃面食,但是,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史料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南方百姓也已经开始以面食作为主食,比如《南齐书》中就有这样的记载:

位于南方的南齐统治者不仅食用北方的饼类作为主食,而且还十分喜爱,由此便可看出北方饮食习惯的影响了。 许多来到南方的北方人也同样受到了南方饮食习惯的影响。江南地区水网丰富,因此有吃鱼、吃蟹的习惯,北方人原本少吃这种水生动物,但是到了江南之后,也逐渐体味到了鱼和蟹的美味。比如,原本居住在北方的晋人毕卓在来到南方之后,便爱上了吃蟹,《晋书》中记载了一段他所说的话,由此便可看出他对于吃蟹的喜爱:

得酒满数百斛船,四时甘味置两头,右手指酒杯,左手置蟹鳌,拍腹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

南方的这种饮食习惯不仅影响到了从北方来到南方的移民,而且还直接影响到了仍居住在北方的百姓的饮食习惯。北魏时期,其境内居住了许多归降于北魏的南方人,北魏为了照顾这些南方人的饮食习惯,特意在洛阳设立了一个永桥鱼市,让这些喜爱吃鱼的南方人在北方的洛阳也可以吃到熟悉的味道。而后来的永桥鱼市不仅满足了这些归乡的南方人的饮食喜好,而且还逐渐改变了整个洛阳城内百姓的饮食喜爱,鱼由此逐渐成为了洛阳百姓餐桌上的常客,成为了与牛肉、羊肉一样的经常被食用的肉类菜肴。

除了具体的饮食,一些饮食习惯也逐渐在文化的交融中被普遍接受。例如,当时的南方人习惯在正月初七过人日,过人日有一些饮食上的习俗,比如要吃以七种菜为原料所作的羹,以及在人日这天不能吃旧的剩菜,而必须吃新菜,表明新的一年开始了。人日的习俗在北方原本是比较少见的,主要是一种流行于南方的节日,但是,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北方的百姓也开始过人日,并且吸收了南方在人日时的饮食习惯,比如不吃剩菜而吃新菜,这实际上也显示了一种南北方饮食文化的交流与融合。

通过上文的分析,读者们应该可以了解到魏晋南北朝时期饮食文化交流与融合的大致情况。由于当时战事的发展,一方面大量的少数民族南下进入中原,另一方面大量的北方中原居民南迁到了江南地区。这两种迁移的态势都带来了饮食文化的交流与融合。

少数民族的南下带来了少数民族饮食与汉族饮食的交融,少数民族开始次啊用汉族的一些饮食,汉族也吸收了一些少数民族的饮食。同样地,南北方之间的饮食文化也进行了交流,双方的饮食也出现了融合。

这段历史表明,中华民族的饮食文化实际上是在各种饮食文化的不断交流与融合之中而最终形成的。其实,早在秦汉时期,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通,各地的饮食文化之间就已经开始了融合,这一趋势经过魏晋南北朝,在往后的历史时期中也在不断的进行着。多亏了这些交流与融合,才有了今日丰富多样的中华饮食文化,它们的意义是极其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