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武汉协和医院护士坠楼,你不知道的护士生活!
2020-08-01

武汉协和医院一名心内科护士,疑因与护理部主任发生冲突,于今天上午10点45分坠楼。经抢救后,仍然没有能够挽回这个鲜活的生命。

根据最新消息:这名护士为家中独女,孩子不到两岁,进入武汉协和医院工作不到五年。这位护士离世后,她的母亲已经多次因伤心过度晕厥。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个母亲抛下幼儿,从高楼一跃而下?我们不得不关注众多护士从业者的现状。

今年年初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护士比医生更多,那一双双浸泡在消毒药水中皴裂的手,曾经引起全国人民的怜惜。护士暴露在病毒散布的空间的几率更大,她们每时每刻都在和病人打交道,一刻都不能休息,病人情绪不好时,首先波及的就是护士。

纵使干着最苦最累的活,但在人们心中她只是护士。甚至同样在抗疫一线,待遇和医生还是差很多。

全国人民都知道在中国护士都是要上夜班的,有大夜班,还有小夜班,轮到你上夜班,无论家里是有幼儿,还是老人,都得去上班。

护士的发展空间比较小,一旦以护士为岗位进入医院,上升空间也就是护士长或管理岗。可是一个医院那么多护士,哪有那么多护士长或管理岗,再说有些管理岗位还得和医生一起竞争,基数无比庞大,很多护士工作几十年,可能会涨了点工龄工资,最后可能还是护士。而医生却不一样,在住院部实习一段时间,考个相应的证书,就可以接门诊病人了,收入会相应的水涨船高,再资历深点,夜班离他就越远,而且医生跳槽也相对容易,市场对好医生的需求还是很大的。

在住院部住几天甚至不用住院,平时打个点滴也能发现。在医院,护士长可以支使护士,医生可以支使护士,病人也可以支使护士,就护士自己支使不了自己。护士长可以批评工作没做好,医生可以讲她辅助工作没搞好,病人可以呼喝她护理得不行,可是有谁关心过她那颗疲惫的心,她要承受多少重的压力?普通人要经历的家庭琐事,朋友亲戚关系她还是都得经历,一样不会少。

记得一个在小城市医院妇产科的护士小姐姐说“我每个月的工资仅仅能够过基本的温饱生活,小孩五六岁了,吃肉都只能一个星期吃一次。”

这位小姐姐当年上学也是个小学霸,只是为了理想,选择了护理专业,在妇产科每天忙到昏天暗地,还要承受并解惑生产过后的产妇们质疑,家里的孩子顾不上,家里生活还要靠老人接济。

有人说,那就辞职呗!可是对于一个三十多岁,拖家带口,没有时间掌握其他技能的护士来说又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