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广东省第二个动物园:新会动物园47年往事记
2020-07-06

北园又称动物园,1963年建于城北金山。园内绿树婆娑,桥亭掩映,湖光山色,环境幽美。园中有鹿场、猴子山,饲养鹿、猴、黑熊、孔雀、小鸟飞禽及各种野生小动物,供游人观赏。——《新会县志》1995版对新会动物园的描述

新中国成立后,新会人民利用城内废墟,重新建设新会城。在城北规划了文化休息公园,范围即如今公园路一带。从1955年始,利用废弃建筑材料,修建人民会堂、动物园、农业展览馆(旧学宫)、溜冰场等设施。

最早的新会动物园位于人民会堂旁,即如今盆趣园的位置。园内养有双峰驼、黑熊、梅花鹿、水獭等动物,有些是用特产与兄弟县交换的,有些则是自己补抓的。

这座小动物园的发展并不顺利,50年代时期物资缺乏,动物园为了节省饲养消耗,想出了许多怪招改变动物习性,让老虎吃素,让水獭吃红薯。还利用空地养猪养鸡,收集鹿茸,来实现“以园养园,以园建园”方针。但是随着园内动物数量越来越多,新会需要一座更大的动物园。

50年代,会城最后一座城门北门被拆,由会城城区通往圭峰山的公路刚刚修建,那时北门外全是农田和山地,一片荒芜景象。

1958年,时任广州动物园党委书记李均发回到家乡新会,他看上了北门外马山旁边的金山,提出在这里开辟新的动物园。这个提议受到新会县领导的重视,县委马上动员干部群众将金山一带的荒山水田改造,由本地著名建筑师钟雪设计,而动物园的主角动物们则一部分由广州动物园赠送,另一部分从市场上收购。

新动物园分成两个阶段进行建设。1958年开启的第一阶段中,在山顶建成一座回转壳结构风景亭,想了解更多50年代砖薄壳建筑可以看之前的文章:圭峰山下的神秘废墟 | 60年前的建筑奇谭。

1963年,新的新会动物园正式落成,初名“北园”,人们俗称为“动物园”或“动物公园”,2001年正式改名为“新会动物园”。这是继广州动物园后广东第二个动物园,更是当时全国唯一县级动物园。而旧动物园原址,则由本土建筑师钟雪设计建设成具有岭南庭院风格的盆趣园。

可惜在文革期间,动物园被视为“封资修”产物而遭到破坏,动物惨被杀光。到了1973年,动物园才得以重修,扩建园区,增加设施,随后动物园迎来了辉煌。

据新会园林处资深职工宝叔回忆,80年代在新会发现了一只草鸮,被送进动物园,这种头部酷似猫头鹰、面容又像猴子的鸟,吸引了众多市民前来观赏,那段时间每天到动物园的人络绎不绝,动物园更是首次收取门票。新会动物园也成为了一个特色景点,本地市民休闲消遣必到去处。1980年,儿童电影《四个小伙伴》更到此取景,足见新会动物园的魅力。

至2010年搬迁前,动物园有世界二级保护动物非洲狮,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蟒、熊猴、绿孔雀、梅花鹿、双峰骆驼,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恒河猴、猫头鹰、麒麟陆龟等40余种共350多只动物。动物园除了作为娱乐悠闲景点,还具有科研和宣教功能,是众多本地孩子认识自然的一个窗口。

新会动物园还是一个动物收容保护中心,多年来收养了会城乃至江门地区多种流浪或受伤的动物,有不少是市民放弃饲养甚至遗弃的宠物猫狗。

2005年动物园一度计划建立“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只因一些实际操作问题而未能实现。动物园竭力保护园内动物,但却出现不少因参观者不文明行为伤害动物的事情。如2004年12月,动物园一只养了六年的鸵鸟,因误吞游客随地扔弃的塑料袋而噎死;2009年还发生了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麒麟陆龟半夜被盗事件。这种种行径都给动物园增添了许多麻烦。同时,设备、管理的落后让园内的动物们吃了不收苦头。

而动物园的所在地也是一个历史古迹,金山与邻近的马山一带先后发现29座古窑群,合称“北门窑址”,其中动物园的鹿场更有8座残窑遗迹。1995年7月,市规划局干部赵茂松在鹿场看见梅花鹿在扒地上泥土,露出一个类似香炉的物体,他随即联系新会博物馆前来挖掘。经过鉴定,证实该物件是唐代青黄釉三足鼎。近年经过进一步考古鉴定,确认北门窑址为明代烧制砖瓦的窑群遗址,由此也能看到动物园这片地域的历史底蕴。

新会动物园的巅峰在2006年,当年动物园一年接待游客数超10万人次,当中有不少是来自周边城市的游客。但随着经济发展,人们对娱乐生活的品质要求更高,格局小、动物种类不多、设施破旧的新会动物园很难再吸引游人。由于过往管理体制的问题,动物园未能及时把握机遇壮大发展,再加上周边城市新建了不少现代化大型野生动物园,动物园更流失了不少本地客源。

为应对各种挑战,新会动物园曾作出了不同尝试。2002年5月,动物园实行集体承包经营、自负盈亏的模式。之后从广州动物园引进一只怀孕的母狮,很快母狮诞下了龙凤胎,这一家三口成了动物园的明星动物,吸引不少市民慕名而来,也为动物园带来了不少希望,但随后的SARS和禽流感又使动物园再受打击。

改制后的动物园没有了政府补贴,收入来源主要依靠成人5元、儿童2.5元的门票,再加上公益性质单位,到了周六门票半价,又不能主动搞创收项目。90年代动物园最辉煌时曾有日收入过万的盛况,到改制后月入不足两万,而每月动物饲料花费就过万,动物园一度陷入十分困难的境地。

2005年,动物园的窘况经媒体报道后,引起政府方面的重视,政府曾原则同意5年投入250万用于动物园升级改造,但后来拨款因故被叫停。2007年,动物园被列为江门市科普教育基地,每年获得两万元科研经费,缓解了不少压力,经过几年努力,动物园基本达到收支平衡。

经营状况的好转并未能延续动物园的生命,动物园的未来方向再被提上议事日程,有关部门也提出了三个方案:一是撤销动物园改建为开放式公园;二是将动物园搬迁,觅地重建;三则是原址升级改造。但正式文件没有下达,具方案也一直未落实,动物园的前景变得不明朗。

一年后事情有了定案,2009年,动物园的350多只动物以及经营执照以10万元的价格转让予江门市良辰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称将在崖门镇建成一个面积千亩的大型休闲农庄,其中包含270亩的新动物园,过渡期内动物们暂时安置在崖门镇已废弃的古兜小学原址校舍。

动物园搬迁一事在民间也引起热议,反对者认为动物园不应随意改造搬迁,动物园其实可基本满足本地市民需求,而动物加牌照仅10万元价格成交是“贱卖”。

由于一直有地产开发商觊觎动物园的地皮,有人因此担心原址的公共绿地用途会被改变;支持者则反驳与其了无生气地圈养动物,不如改成开放式公园让更多市民受惠,且搬迁后的新动物园也有望与邻近的古兜温泉度假村整合成本地新旅游资源。

2010年3月29日,在一片争议声中动物园搬迁工作低调开展;4月10日,园内最后的3只狮子和1只黑熊被送上开往古兜的货车;4月11日,工人拆除了正门“动物园”三个红色大字;2011年2月1日,经改造后的动物园以植物观赏公园的新姿态免费对外开放;2012年4月2日,动物园正门重新挂上“北园”两个大字,更名为“北园公园”;新会动物园从此成为一个历史符号。

老动物园划上了句号,至于规划美好的新动物园却只闻楼梯响,原定2011年落成的新园,到2013年仍未见一砖一瓦。良辰公司解释称是因为建设用地指标没有着落、征地批文没拿到而无法动工。动物们只能一直蜗居在古兜小学的简陋临时笼舍中。

搬迁3年后,由于近亲繁殖、自然死亡等原因,动物园原有的40余种350多只动物,锐减至10余种100多只,甚至有报道称动物大多已被转卖。其中3只狮子,园方为保证其正常繁殖,只能寄养到珠海一所动物园,唯盼望有朝一日新园落成后把狮子接回。

崖门古兜的新动物园项目不了了之,再度引发社会广泛讨论,有人质疑搬迁前是否有做充足的公众咨询?既然土地问题没有解决,为何急于将动物园搬迁?

很快事情有了转机,2013年新会政府与良辰公司经过协商,决定将动物园再搬迁至圭峰山风景区的石涧公园,定名为“新会石涧公园动物园”,占地面积达1500亩,并委托广州一家园林公司设计概念规划方案。

动物园回迁市区的消息让不少市民有所期待,然而三年又三年,2016年有网友就新动物园的进展向官方查询,当时城管局的回复称“项目仍在进行选址、决策项目等方面的进一步论证和评估”,直至2020年仍不见踪影。

2020新会动物园的旧址迎来第二次改造,拆除了围墙的北园公园愈发翠绿可爱。清澈的湖水倒映着散步赏花的游客,和平塔的鸽子依旧徘徊,由猴山改造而来的儿童游乐区更深受孩童欢迎。动物园的迁出,无疑为市民带来更多休憩空间。为几百只不不知所踪的动物寻觅居所,似乎不再是一个迫切问题。

或许这座城市已不再需要一座动物园,但那些关于新会动物园回忆和历史却在2010年戛然而止,下落不明。

[16] 李宜斌.野生动物园空间布局与动物展示方式——兼谈新会石涧公园动物园景区概念规划.广东园林,2013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