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东亚怪物房?中国文明传承外星科技?
2020-06-17

根据目前的考古发掘报告,石峁遗址的面积约400万平方米,由皇城台、内城、外城的三重结构组成,其中皇城台为中心,这是目前东亚地区最大的史前城址。

而碳十四测年以及出土文物的文化序列判断,石峁遗址的时期大约是龙山文化晚期(即新石器时代晚期)到夏早期。

而石峁遗址这座堪称是“神经病”级的要塞,也的确有些超越当年的技术水平——石头垒的、城墙7米高、10米厚……明清的城墙也不过如此了。

大陆的气运是固定的,族群繁衍依靠气运,族群之间可以争夺气运,当气运消失也就意味着族群灭绝。

人类渺小又无助,起初不仅是各种怪物的小点心,而且一遇到怪物打架就会波及,伤亡惨重。

后来人类看破了气运的法则,通过团结合作、修筑城池、繁衍后代、抵御妖兽侵扰,人族渐渐壮大,抢夺着妖兽的气运。

他们的理由是中国的石头建筑很少,中国建筑落后西方几千年,中国人既不懂力学又不懂数学,比埃及工匠差到不知道哪里去。

虽然石峁遗址没有文字记载,又不会说话,吃瓜群众怎么猜都无所谓,但是说话还是要实事求是、凭证据的,不能用玄学来解释一切。

《山海经》充满了大量的想象,一般只参考一些地名和族群名,不能作为动植物考古的有效依据。

东门址北墩台的夯土约16*14米,外部包了一圈厚2.7-4.1米的石主墙,外侧又有一圈厚1.5-2.8米的石护墙,这还没完,还有一层厚1.3米的石外墙,光是外面的石墙就已经厚8米了。

最初的城壕是环绕在聚落周围挖出的深沟,壕沟上方设置通行的桥梁,只要防守住桥梁,就能保证整个聚落的安全。

皇城台顶部小、底部大,南、北、西三面是沟壑,东偏南部分坡度平缓,和外部相连,从地势来看,绝对易守难攻。

在石峁遗址的外城东门址,有马面、墩台、内外瓮城等城墙防御设施。在石峁遗址发现之前,公认的形制严格的马面最早见于汉魏洛阳城,瓮城始于汉代,而石峁遗址一下将我国古代都城防御体系的历史向前推了2000年。

瓮城一般修建在城门的外部或者内部,遮挡城门的出入口,形成狭窄曲折的门径,虽然交通会受到一定影响,但是从防御角度来看,减慢了敌军的速度,给我方增加了缓冲时间和攻击机会。

像石峁遗址这样的超级要塞,厚度超强、防御设施齐全,如果没有被废弃,历朝历代稍微翻新整修一下,搁在明清也是防御能力极强的,甚至可以一直沿用至今。

有学者将赫梯帝国的哈图沙城门和石峁遗址的外城东门址进行比较,这两者在建筑理念上确实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可能反映了早期中西方文明的交流,但是并不能从一点就断定中华文明是学西方的,更不能断定中华文明来源于西方。

可能的猜测有黄帝的都城、尧帝避洪水的幽都、上古西夏的都邑、大禹治水与共工斗争时被毁的不周山、周人先祖造的、北狄先祖造的……

西方学者之前总是不承认我国“夏”文化的存在,还一度企图证明中华文明来源于西方,但是被一次又一次地打脸。

考古学的任务之一是探寻中华民族的祖先和文明起源,“北京人”的发现证明了中国人是本土起源的;安阳的发现证明了中国古代本土文化的存在;齐家文化推翻了仰韶文化“西来说”的观点……

近十几年来,中原以外地区的考古发现星罗棋布,长江下游的良渚文化、上游的三星堆、东北的兴隆洼文化……所有的考古发现都表明中华文明在多个区域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