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江歌妈妈代理律师首次发声 道德与法律该何去何从?
2020-06-16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江歌案。有人说,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永远都是故事,只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才是事故。旁观者永远无法做到感同身受,也未曾明明白白了解事情的始末,但是仍然觉得心疼。

6月1日,山东青岛,江歌妈妈代理律师首次发声:为刘鑫的行为感到心寒,因为一些所谓言行,一些律师对江歌妈妈抱有成见,接手前也曾有疑虑,沟通一周时间,赶在诉讼时效到期前接受委托,希望此案回归法律层面。

这是“江歌案”自东京庭审结束近两年多时间后,又一次以诉讼的形式又回到了公众视野之中。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庭审过程。

江歌前六天庭审实录第一天江歌案,首日庭审目击陈世锋称失手刺伤江歌第二天江歌案,第二天庭审,刺死江歌的就是这样一把刀第三天,刘鑫作证期间一直哭,陈世峰不动声色,看向前方第四天,陈世峰称江歌曾告诉我刘鑫怀孕,取了十万日元给刘鑫第五天,江母表示陈世锋道歉,是表演促法庭严惩第六天,检方求刑20年,江歌母亲要求判以极刑江歌案完整回顾

江秋莲女士(江歌母亲)拿到日本法院的判决书,但是并不满足于审判结果,原本想立即进行诉讼,但随后了解到仅有判决书不足以作为证据,于是又经历了漫长的准备证据阶段。由于“江歌案”是跨国案件,从日本司法部门获得的将在中国法庭上作为证据使用的判决书和卷宗需要在两国进行翻译和公证,仅这一过程就长达九个月。

在这漫长的等待期间江秋莲也承受了来自网络的巨大压力、误解和质疑。如今终于要有结果了,在此期间

感性而言 ,明明是朝夕相处的亲密朋友,却在看到自己的好朋友江歌从一个活泼的人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而这一切也是因为她而起,没有看到一丝悲痛也没有一丝的慰问关怀,只有为了逃避责任冷冰冰的避讳辩解和假态忏悔道歉。

理性而言 ,没有看到所谓生而为人务必善良的本能,该有知错就改能怎么弥补就尽力去做,作为江母而言也许只是想得到一个真正的真相和刘某对于造成女儿死亡的诚心道歉和帮助,而江母事后的种种行为并不觉过分, 因为从头至尾刘某的态度和行为方式决定了事情的导向,一步步由害怕逃避的懦弱变为人性的自私恶毒而不自知,这就没有资格获得原谅。

我看过江歌妈妈和刘鑫的采访视频,我突然觉得善良竟成为了让自己受伤的利器,这还是善良原本的模样吗?

也许作为旁观者这件事情与我们并无多大关系,但是作为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真的很心疼一个单亲妈妈辛苦抚养自己的女儿二十几载,在以为可以颐享天年的时候,却被生活给了致命的一击,却为了给已故的女儿讨回公道不得不坚强起来。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我希望,这个世界,还能保有一丝最单纯的善良。没有被调色,也不会被扭曲。愿善良不再被辜负,愿世界不会完全灰暗。

也希望大众能理性看待,将这次事件回归到法律层面也希望江歌母亲能合法维权,得到公正的处理。